守尸狗屠——cub cub的a father

小萌新也想和你们一起玩

bg是我天雷,一点都吃不下
主流杰佣 园医 裘前
蝶盲 欺诈



第五人格:奈布我吹爆

cn:周树人

【酒茨】一波三折





光阴似箭,人类有多少爱情是有多少坚不可摧的,但最后都抵不过时间的冲刷。






而妖怪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酒吞也不算是一个钟情的人,他也记不得自己和茨木在一起多久了。






刚过冬至,温度骤然下降,空气里都包裹着一份冰冷干燥的气息。茨木还在厨房里忙,酒吞坐在客厅沙发上,抽着烟,细长的眸子里闪着不明所以的光,显而易见,他在想事。





“挚友,火锅好了哦~”茨木端着一个大锅上来,只有一直手臂的他做起这个动作极其不方便,但茨木还是倔强地不肯让酒吞碰一下。






“呼——”酒吞吐出烟雾,若有所思又犹豫开口的一副样子。茨木甜得发腻的嗓音在轻轻唤着酒吞吃饭,蓬松的头发高高束起,又垂到颈间,双眼仿佛在冒着星星。







“茨木————”酒吞拖长了声线,性感的嗓音令茨木脸红了几分。







“挚友,什么事?”









“我们…………”酒吞才沙发上站起来,闭上眼睛,好像在做一个痛苦的决定。





“我们…………”










“我们做爱吧。”

@cub cub 你好不容易上lof真的不表示点什么(眼神疯狂暗示)

庄园二三事

cp向是tag(可能不明显如有占非常抱歉!)
请勿较真


1.


威廉在厨房边做饭边唠叨裘克,说教育孩子不能用粗暴的方法,要用爱去感化,要把他当朋友……这时小裘同学放学回来,递给裘克一张试卷。裘克一看32分,正要发火,想起老婆说的话,于是蹲下微笑着问他:


“今天上学累吗,中午吃了什么菜?”



他很慌张的后退两步说:“明人别说暗话,要打要骂痛快点。”





“wrnm”



2.


考试的时候呢,小艾玛准备的特别充分,把所有的古诗都背了一遍,什么阅读题的答案方法都背下来了,还有作文那个什么格式统统全背下来,可第二天考的是数学,那怎么办呢,那也是还得考啊对不对,硬考呗,小艾玛就把那个应用题当阅读题答,那个题当时是这样的,说




“庄园主老年痴呆之后呢,在欧利蒂斯买了一个3500平的军工厂,其中有两个206平的房子,然后有1036平的板区,请问空旷地带有多大?”




“…………”



然后就小艾玛提笔就开始写:“这段文章啊,通过一段环境描写,生动形象地表达出了庄园主刚刚老年痴呆之后,不知道怎么嘚瑟得二楞五楞的一个中心思想。”



3.



“工资?”


裘克:“我一个人可以到2000线索,加上老婆可以到100。”



4.




当时庄园考试的时候威廉和奈布为了考试作弊,苦学摩斯电码,终于有所小成。



终于等到考试那天,他俩在考场用笔敲桌面互相交流,交流如下:


“第一题会吗”


“……不会,第二题你会吗?”


“......我也不会”

“第三题呢?”

“不会......"


"我也不会......”




这时突然庄园主突然敲起笔,他们下意识认真听了一下,也是摩斯电码,说的是




“你当我不会摩斯电码吗专心做题!!!”





5.


“请问一下,你和奈布进过情侣酒店吗?”



杰克捂面痛诉:“我准备了一大捧玫瑰,红酒,牛排,浪漫的烛光晚餐开始了,为了增加气氛,我对奈布说,我们放首歌吧。




奈布说:好呀。
然后就循环放军歌。





那一夜,我们相安无事!”


6.




艾米丽看到正在排位的艾玛,有点不高兴了。




“到底是我比较重要还是游戏比较重要?”

“当然是你啊!”

“那你为什么一直打游戏?”

“因为舍不得打你啊!” ​

“(〃・̆ ・̆〃) ​​​​”








次日,艾玛发现借给艾米丽玩一会儿排位的号从6阶跌到了4阶。





7.



有一天,威廉克利切发酒疯,大半夜非要拖着裘克和瑟维在宿舍楼底下唱:




“别等到一千年以后 曹操对我说 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我不可能是你的猴哥   猴哥

你真了不得 五行大山压不住你 蹦出个葫芦娃 葫芦娃   一棵藤上七个瓜

风吹雨打都不怕 啊~啊 啊啊啊黑猫警长 登登登 登登登登登登登”





玛尔塔举起了枪并且表示滚你妈个鳖孙




8.



有一次,黄衣请库特出去看电影,库特要黄衣带身份证,黄衣急了,和库特解释了半个小时,说:看电影不用带身份证。

最终,库特被黄衣说服了。




9.

有一次出去,裘克开车,蝶盲坐后面,一路上蝶盲都是你问我答,气氛一点都不活跃。红灯的时候,裘克从后视镜上看到美智子几次想把手搭在海伦娜肩膀上,又都缩了回去。等绿灯一亮,裘克一大脚油门,海伦娜就倒进美智子怀里了。




美智子:干得漂亮!!!


水月波澜,花鸟为卷.

画中仙境,垂珠联珑.亦有翠羽流苏,翠蔓青树;画中佳人,乃雪缀云装,半饮衣袖,含笑吟吟,立于风烟迷蒙之地,沧溟水涌之时,岸芷汀兰之洲.

水月波澜,花鸟为卷.


叶盛花修,淡卷半梅入画轴;云溪初起,雀衔豆枝酿佳酒.

最上川·花开浮华间,鸟起涅槃衍,卷起万丈波澜

【昭君出塞】李勐X李玉刚(同人请勿较真)




“李勐……”






李玉刚端起了少而又少端起的酒杯,里面是白酒,度数不高,窖香浓郁,幽雅细腻。李玉刚把玩着酒杯,嘴里念着那人的名字,良久,叹了口气,又把酒杯放下。




他的挚友李勐在厦门海滩,为了救落水的孩子而溺亡了,今年才刚刚36岁。





李玉刚望着桌上盛着酒的杯子,里面的琼浆玉液静静地躺着,像冰块,冰冻了他和挚友的心。






…………




“玉刚,这个戏服你穿着真好看,呐,下次可不可以单独穿给勐哥哥看看?”




李勐提住一件花旦的戏服,带着调戏的语气在李玉刚身上比来比去。

“李勐你别打我笑话了。”



“哈哈哈,本来就是嘛,我们家玉刚妹妹这么漂亮,你勐哥哥真怕有人把你拐了哦~”





李勐嘴角翘得高高的,眼睛里好像有星辰。







…………






“玉刚玉刚,我们一起创造一首歌,好嘛?”



“?”


“就叫《昭君出塞》,怎么样?适合你吧?”




李勐从沙发上跳下,学着李玉刚的身段、唱腔,在你咿咿呀呀地唱了一两句:






『初闻征雁已无蝉,百尺楼高水接天』

『青女素娥俱耐冷,月中霜里斗婵娟』







最后,李勐自己忍不住了,哈哈笑了起来,揽住一本正经地听着的李玉刚,扬着一根手指,兴奋地说:






“我才想到这啦,觉得挺适合我们家玉刚妹妹的,就想和你一起写啊。”



李玉刚侧过头,望着李勐,高高翘起的嘴角,还有那充满星辰的眼睛。






“那说好,我们两个一起写,不许像上次那样,说帮我写帮我写,最后还不是我自己写了。”




“哎呀,”李勐挠挠头,“上次那个纯属意外嘛,鬼知道那个片子要拍那么长时间,这次真的不了,我保证和你一起写!”










“保证?”





“保证!”


…………







李玉刚半眯着眼睛,颤抖地开口,微哑的嗓音过了半晌才扯出一句词。







『初闻征雁已无蝉,百尺楼高水接天』




『青女素娥俱耐冷,月中霜里斗婵娟』





『君问相思赋予谁?』

『愿作相思卷化为花鸟归』




『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










一曲终毕。






李玉刚终于忍不住,心里纠结着疼痛,绝望、委屈、思念,一切的一切,都随着泪水似潮水一般涌上心头。











骗子。













真的被虐到了
愿李勐先生走好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虽然李勐离开他了,但是李勐留下了许多东西,永远活在他的心中,我们的心中。

当ta们去逛鬼屋

园医:



鬼屋什么的,是用来撩艾米丽的吧。

艾玛在去鬼屋之前,就拟定好了计划。到鬼屋后悄悄躲起来,然后吓吓艾米丽,最后就可以享受艾米丽害怕得躲在自己怀里撒娇求安慰。

奶思!!!




当园医进入鬼屋以后,艾米丽是出奇得淡定。

“艾玛?”

艾玛悄悄躲起来,按照计划吓一吓正在找自己的艾米丽。

“啊呜!!!”

艾玛突然蹿到艾米丽面前,用手电筒照着下巴,一边做着鬼脸还一边发出奇怪♂的声音。

“………”

出乎艾玛意料的是,艾米丽一脸冷漠,淡定得一批。

恶魔妈妈买面膜……艾玛有些尴尬

“艾玛,你知不知道这样好幼稚。”艾米丽淡淡地开口。

“……”艾玛扬起的手慢慢放下,喉咙逐渐变得哽咽。


自己……是惹天使生气了吗?

园医两人还是并排走着,周围散发的低气压让扮鬼的庄园主很识相地没有上去。艾玛低着头,眼里酌满了泪水。

“……不过,很可爱就是了………”

艾米丽低下头,红着脸,不好意思地开口。


“!!!”

艾玛的眼神里突然充满光芒,不可思议地看着医生。

庄园主在这时很贴心地开了灯。


艾玛突然熊抱住艾米丽,紧紧地锁着,让艾米丽脸上的红晕染成了一片。

“天使……”

艾玛倚在艾米丽的肩头落泪,“天使可不可以不要离开艾玛,永远都不要离开!”

“艾玛乖乖的,不会惹天使生气的……”艾玛越说声音越小,最后泣不成声。

艾米丽先是一愣,然后脸上浮现出幸福的笑容,回过头揽过艾玛的脖子,就这么亲了上去。


“傻瓜。”





裘前:

蜡烛熄灭前的最后一滴蜡油悬在烛台上,十八世纪的雕花窗棂隐隐地发出轧碎核桃的声音,白色窗幔开始不安分地飘动,惨白的月色阴森森地渗进来,纱幔上的褶皱波浮不定,渐渐地显露出小孩子的形状。

“没……没事的吧?”威廉看起来有些担心。

“没事……”嘴上这么应着,裘克还是小心地打探着四周。



突然有一个影子出现在他们身后,可惜他们两个都没有注意。

影子慢慢攀上他们的身体,一只惨淡的手摸住了威廉的肩膀。

威廉和裘克慢慢地回头,黑影却看到了两张狰狞的面孔。裘克和威廉的脸从中间裂开,那里正不断的流淌出鲜红的血,无半点装饰,殷红的嘴角洋溢一丝丝血迹,绝美的脸庞毫无血色,血红眼眸暗淡无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扮鬼的庄园主被吓个半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庄园主你哈哈哈!!!!”

“哈哈哈怂爆了哈哈哈!!!!”


威廉和裘克再也绷不住了,摘下面具,捧着腹哈哈大笑起来。

庄园主:你们两个瘟猪。




论吓人的话,怎么可能不带威廉和裘克




蝶盲:

平时温婉善良的美智子小姐,偶尔也想开个小玩笑。美智子知道海伦娜只能看见周围一点点光亮,便准备拿上自己的面具,利用海伦娜视觉淡出淡入的效果吓吓海伦娜。

进入鬼屋以后,美智子一直紧牵着海伦娜的手突然松开,海伦娜有些着急,一直试探着美智子的位置。


“美智子酱?你还在吗?”


美智子飞到空中,带上了自己狰狞的面具,准备吓吓海伦娜。


“美智子酱…唔唔……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海伦娜真的有些害怕了,眼睛已经闪起了泪花,不安的手一直敲着盲杖,连说话的声音都带上了哭腔。

美智子愣了半晌,最终宠溺一笑,把自己的面具摘下来扔掉。


“海伦娜酱~不要怕,美智子在这里的哦~”美智子飞到海伦娜身边,双手抱住海伦娜。

“呜呜呜……”感受着自家恋人的怀抱,海伦娜终于忍不住,小声的哭泣起来。

“没事的没事的~美智子会一直陪着海伦娜酱的~”美智子温柔的拭去海伦娜眼角的泪水,还一边用扇刃威胁在一旁的庄园主:




你妈把灯给我全亮了!!!



杰佣:


杰克揽住奈布:“小甜心……一起去鬼屋嘛?”


“蛤?”奈布有些吃惊,随即嫌弃的说“不用。”


“嗯~~”杰克牵住奈布的手开始撒娇。“小甜心,不要这样绝情嘛~~”


“把你那恶心的波浪线给老子收回去!”奈布啧啧嘴,“不去。”

“为什么?”

“……”

“……”

“……”



经过长达30秒的深情对望,奈布终于开口:
“劳资怕黑,行了吧?”



杰克微微有些吃惊。



欺诈:


克利切撇着嘴跑过来,直接奔到瑟维怀里:“瑟维,杰克刚刚把我的手电全抢了!”

是带着一种三岁小孩子撒娇的语气。

“好啦,今天万圣节,庄园主让我们一起去鬼屋玩,走嘛?”

“鬼屋?好哇!”克利切显得有些兴奋,并马上从瑟维怀里跳下。

“你要去做什么?”瑟维有些好奇。


“克利切要去搞一套恐怖的装备,谁叫了龟孙子天天压榨我们,累死累活肝一个月TM连套紫皮都买不起。”



瑟维摇摇头,叹了口气,对这孩子般报复的行为表示无奈,顺道跟克利切比了个




“干得漂亮!”



遗照:



庄园主:“好了,大爷些,快进去吧。”


卡尔:“……”


“不是我没提醒你”


“你最好别做的太过火”


“约瑟夫可没买保险”



“万一来个心脏病倒地下,你这辈子都说不清楚。”




约瑟夫:(歪头)???

阴阳师这个游戏,只有三种人,一是大佬,二是压级大佬,三是大佬小号。

                                ——————《论阴阳师后辈》鲁迅

当ta们坐上过山车



第一节车厢(裘前):


“啊啊啊啊啊冲啊哈哈哈哈哈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爽!!!!!”


裘克和威廉坐在最前面,满脸兴奋的大嚷大叫着,智障儿童欢乐多的既视感。


下来之后,裘克说了一句:“终于知道坐过山车的恐怖了!尖叫声此起彼伏!唾沫星子横飞,关键是下车时嘴里竟然多了一块口香糖,这TM不是我的啊!”


威廉在旁边默默补了一句“嘿,你的益达!”

“不,是你的益达!”






第二节车厢(蝶盲):



美智子和海伦娜一脸淡定地坐着,因为风太大而不好说话。



美智子帮海伦娜按住帽子,问:“原来海伦娜酱不害怕过山车吗?”


海伦娜扑到美智子怀里,红着脸说:“其实美智子酱飞得比这个好玩多了。”


美智子看着怀里像一只猫猫的海伦娜,愣了一下,随即转化成溺死人的柔情。




“待会儿下去,海伦娜酱我抱你再去玩玩吧。”






第三节车厢(杰佣):


望着前面秀瞎眼的蝶盲,杰佣这边没有什么太大的动静。


奈布死死地抓住兜帽,面无表情地坐着。

杰克瞟了一眼奈布,说了句话。


奈布在那边隐约听到声音,但更多的是挂过耳边的风。


奈布向杰克挥了挥手,示意他再说一次。


杰克望着奈布天蓝色的眼睛,小小声声地说了一句:



“奈布,我爱你。”



“什么啊?”奈布大声说到,并侧到一旁,把兜帽扯得更下去了。






所以杰克理所当然没有看到奈布泛红的脸颊和那一句轻轻的“我也是。”





黑白:



“兄长兄长兄长兄长你别紧张所有人都紧张并不仅仅只有你紧张……”

“嗯。”



“过过过过山车没什么可怕的从容面对不要怕从容面对不要怕……”


“嗯。”



谢必安笑着看着抖成狗的范无咎,说了句:


“没事,我在。”




范无咎顿时发觉了,扭过头来望着谢必安。


“兄长你刚刚……这算是邀请?”


园医:


“你确定设施安全?有没有合格证?”


“错不了错不了夜莺小姐亲自认证,”庄园主不耐烦地挥挥手,又小声BB了一句“从惊吓屋那么高的窗子上跳下来也没见怎么滴啊。”



坐上过山车,艾米丽细心地帮艾玛系上安全带,“艾玛,你记住,如果不小心坠落了,在下落的过程中尽量抓住沿途的物体。比如木板或椽板等大的东西,它能起到缓冲的作用,并帮你的身体分担一点压力。”



“身体放轻松。四肢僵直会让全身的重要器官受到更大的伤害。竭尽全力放松身体才能更好地消化撞击带来的伤害。”


艾米丽在认真地检查艾玛的安全带,还不停地叮嘱着注意事项。

“还有啊不管从多高的地方摔下来都要保证脚先着地,因为这样……”



“啾~”突然,艾玛吻了过来。



唇对唇,艾米丽愣了三秒,然后慌张地把艾玛推开。

之后,艾米丽脸红了一上午。





欺诈:

“克利切想要和伍兹小姐坐一起……”克利切用略带哭腔的声音抱怨到,懒懒地瘫到瑟维的怀里。


“嗯。”瑟维宠溺地笑笑,顺带还撸了一把克利切的头。



“瑟维……”克利切有些生气了。


你是不是不在乎我了?!



“算了……”克利切赌气地躺着瑟维怀里,瑟维感受着身上人的温度,眯上了眼睛。



岁月静好。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瑟维克利切要下去啊啊啊啊啊太快了啊啊啊啊啊好可怕啊啊啊!!!!!”


…………

偶尔闹腾,也不错。

『欧打裘克请求组队』(4)
完整版走http://t.cn/EzKQsMs谢谢!!
前文请怼tag了

我老是被屏蔽是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