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尸狗屠

小萌新也想和你们一起玩

bg是我天雷,一点都吃不下!!!!
主流杰佣 园医 裘前
蝶盲 欺诈



第五人格:奈布我吹爆

cn:周树人

改·革春风吹满庄园【1】

前文http://muhanwoaidou.lofter.com/post/1f11df44_12d557ea7


求大家给我点热度,我想跟一个人叫板

cp向杰佣园医裘前蝶盲欺诈遗照

ღ( ´・ᴗ・` )比心

改·革春风吹满庄园【1】

要是你们喜欢这种风格,我就下点血本花点心思更这个…………

想看这个系列的评论给我说呀

cp向杰佣园医裘前蝶盲欺诈遗照

[第五学术讨论群](4)
tag是cp向,可适度语c

全文链接:http://t.cn/Ebsg9KB

其他怼tag


这一篇是给  月之初 @月之初   小天使的礼物,小天使一直给了我很大的帮助,不管是我的写作还是在我任性的时候,现在小天使要进行手术,虽然知道肯定会没事但是总有一点点心疼,小天使也要快快好起来呀,等我考完了一定要好好吹吹小天使,我还有好多想和大家说的 不过最近真的忙……(碎碎念)

写的不好,请多包涵!

啊啊啊啊啊 @绿蚁重叠 太太的图真是炒鸡好看的啊!!!!失去理智!!!

半夜看到激动的填了词,直接来文字p上去的,自己都看不懂(等等我填词是不是还没有问过太太的意见???)

啊啊啊啊啊好羞耻啊啊啊啊啊日

不想多说了……

没有合集真麻烦……

全文链接:http://t.cn/E4OC8nL

前面的链接:论庄园考试

cp向是tag抱歉不明显

[园医] 廉价泡芙




天是越来越冷了,七点钟的天空,浓得像一摊化不开的墨,又被南方冰冷的风包裹着,像是裹上一把甜甜的糖霜。





艾玛和艾米丽是同班同学,也是同桌,也是闺蜜。








她们每天都一起放学走回家,尽管冷的发抖,但她们依旧打打闹闹的,能把十分钟的路程活活拖到一小时。





艾玛每每眉飞色舞,手舞足蹈地跟艾米丽讲着新听来的段子,亦或是班上那对狗男男的浪漫♂故事,再者是抱怨抱怨班主任。艾米丽就在一旁默默地听着,浅笑着,时不时配合艾玛两句。






艾米丽享受着这样的生活。






每当听到艾玛充满元气的声音,可爱的笑容,就算是两个人什么都不说,仅仅是待在一起,艾米丽的内心都会有一种极大的满足。






但是,最近住艾米丽家楼下的一个小姑凉,自从认识了艾米丽,就天天等在艾玛和艾米丽班门口,和艾玛和艾米丽一起回家。


她打破了艾玛和艾米丽之间的平衡。



艾玛倒是和这个小姑娘挺聊的来,说实话,艾玛和谁都能好好相处。亲和力满分的她,班上任何一个人都会跟她打招呼,然后一起聊天。


但艾米丽不同,她很不爽,尽管她内心也这样抗拒着,但莫名其妙,心里就好像堵了一块石头,压得她无法喘过气来。



“呐呐,这一家蛋糕店的泡芙超好吃的,一起啊一起啊?”


小姑娘向艾玛和艾米丽安利着。


“好啊。”


艾玛笑着回答道。



“不用了,我不想。”


艾米丽的回答怎么听也是冰冷的,但身为朋友的其他二人并没有想那么多。


“!!!”


艾玛双手捧着泡芙,捧在手里就闻到了浓浓的奶香,里面还透着甜丝丝的感觉。




她咬开酥酥的外壳,看到里面是浓郁香甜的鲜奶,吃到嘴里,能嚼到酥酥的外壳,也咬到里面的夹心,又酥脆又香滑、又甜蜜。那种美妙的感觉难以用语言表达,一口咬下一半。星辰好像在她的眼里划过,艾玛整个人都蹦着雀跃的小星星。




“哇呜这个超好吃!”


艾玛感动到哭。


“是吧是吧?”


小姑娘看起来也很高兴,随即咬下自己的那一只泡芙。





艾米丽一个人没有说什么,独自走向前面,离开了于两人并排。亮栗色的发丝被她重新挽回耳边,碧蓝色的眸子如平静的湖面。





艾米丽知道这样自己很作。


但她不是刻意而为,忍不住地,生气。





艾玛看起来大大咧咧,心思却十分细腻。艾玛忙快步跑上前去,扯着艾米丽的衣角。






“艾米丽,你要吃吗?”





艾玛递过塑料袋,小小的塑料袋里装着一个泡芙。是艾玛看见艾米丽没买,而给艾米丽买的一个。


那金黄的颜色看上去就知道,一定是酥脆无比的美味。





“不用了,我最近不是很想吃甜的。”





解释合情合理,艾玛皱着眉“哦”了一声,吃掉了第二个泡芙。







星期天的一个下午,艾米丽出门,路过她们放学一起买东西的蛋糕店,艾米丽本身想径直略过,不过等她意识过来后,她手上已经捧着一个金黄的泡芙了。




一口咬下,鲜滑的奶油被包裹在烘得松脆香甜的外壳面包里,奶油和外壳面包在舌尖迅速得融化,搅在一起。










不好吃。


「去你妈的玛丽苏」(3)

全文链接:玛丽苏

有杰佣车?!!

cp向杰佣园医裘前蝶盲欺诈

只是不明显只是不明显(•̩̩̩̩_•̩̩̩̩)

「彻夜通明」




1.





“一起去吗?”




艾玛打电话来邀请艾米丽参加班上实习老师母校的校庆,艾米丽本来不想出门,可也不知道为什么,艾米丽答应了艾玛。








艾玛是艾米丽的闺蜜。







“那天使下了补习之后来找艾玛吧,我们一起过去。”


话筒里传了艾玛糯糯的声音。






艾米丽怕冷,但她还是答应了,出门前在羽绒服和艾玛最喜欢的一件毛衣外套中,艾米丽选择了后者。









“哈……”街上的空气冰冷到可怕,艾米丽一边向艾玛的家走去,脚是冻得僵硬,艾米丽一边快步走着,一边朝手心哈气。






妈蛋,羽绒服我爱你。







当到了艾玛家时,艾米丽发现平时玩得好的五个人都来了。





艾玛向艾米丽挥挥手


“天使你来了!”




“嗯。”





艾米丽和其他人玩得并不是很好,她有些尴尬地打了个招呼,然后再也没有说话。








2.






“嗯……好……等我一会儿,马上。”


艾玛打着电话问着实习老师的位置,艾米丽在艾玛旁边默默地走着。




冬天六七点的天黑的早,而浓。



其他人去吃饭了,艾玛放下手机问艾米丽,



“天使你也去吃饭吧,我一个人去找老师就OK。”




“呃……”艾米丽摇摇头。“我跟你一起去。”




“那买杯奶茶垫垫?”




“不用了,我不想喝。”




“嗯……”






两人并肩一起走着,穿梭在拥挤的人流里。大学校庆,艾米丽一直瞟着前面一对恩爱的情侣,轻轻拉起艾玛的手。艾玛愣了愣,又悄然把两人的手十指相扣。






天还是那么冷,两人的手都很冰,但一直没有撒开。






实习老师找到她们,把她们带入会场。会场里早已没有座位,艾玛和艾米丽站在一起,默默地等着节目开始。





艾米丽有些得寸进尺,放开牵着艾玛的手,把双手环在艾玛的脖子上,艾玛比艾米丽高那么一点儿(真的只有一点点),艾玛就自然地搂着艾米丽,两人又陷入了迷一般的沉默。






平时在学校两人很是闹腾,可今天晚上却异常的话少。





尴尬的过了半个小时,节目还没有开始。






艾玛递给艾米丽很多棒棒糖,是小时候的那种一角钱一颗的,包装纸很艳丽,亮亮的,里面的糖酸酸甜甜的。





虽然廉价,但艾米丽很开心,一根不剩地吃掉了。






艾玛也一起吃,两人不知道一起吃了多少根。






又过了五分钟,节目没有开始。


艾米丽看了看表,说了一句:





“我要走了。”





“走吧。”








一行五个朋友也准备一起回去,实习老师出来送她们。


她们来这儿的目的都不是看表演。






在去赶公交车的这段路程里,艾米丽翻着实习老师的手机,本想记一下实习老师的扣扣号,却意外的在聊天记录上看见了守尸狗屠这个名字。


艾米丽没有随便翻看别人隐私的习惯,但阴差阳错,艾米丽点开了界面。






【老师,你可以帮我打探一下艾玛的喜好吗?就是喜欢什么……谢谢老师!】



艾米丽有些生气,还有些莫名其妙的难过。委屈就赌在

心口,如鲠在喉。




守尸狗屠,一个可爱的男生,在班上成绩优异,与艾玛是同桌。




有人曾告诉过艾米丽        守尸狗屠喜欢艾玛





在艾米丽去质问艾玛时,她淡淡笑到:“异性之间不能有纯洁的友谊吗?”






同性之间也没有。






艾米丽终于明白了自己对艾玛的感情。







可艾米丽自己心里清楚,她们两个不可能。艾玛很传统,又怎么可能喜欢上自己这个不怎么优异的同性。









“天使?天使?”


艾玛见到艾米丽在发呆,把手放在艾米丽的眼前挥了挥。


“天使!”


“啊!”


艾米丽反应过来,做贼心虚地慌乱退出了页面,把手机还给实习老师。


“…………”


艾玛看着艾米丽,没有再说什么。




上了车,临近的两个座位被让给了艾米丽和艾玛。她们两个坐着,开始谈天谈地,扯东扯西。




车窗被拢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气,窗外却显得朦朦胧胧,一副纸醉金迷。



艾米丽近似贪婪地看着艾玛,帅气的单马尾,总带着几分温柔与体贴。



一个站一个站过去,艾玛要下车了。



一行人除了艾米丽都在这里下车,艾米丽要独自一个人回家。




“拜拜~”大家做着告别状,艾米丽也假装轻松,扬起笑容挥手。







艾米丽是恐惧的。

她害怕一个人。






“天使,拜拜!”艾玛向艾米丽挥挥手,艾米丽也道了句再见,挥起了手。









大家都下车了。


只自己一个人了。






艾米丽坐着车里,心情复杂。不能说害怕,又不能说不害怕。艾米丽呆呆地坐在那里,颇有些尴尬。














下车后,艾米丽被冷风刮得使劲紧了紧衣服。



天没有黑得那么纯粹,是深蓝的,近似紫色。路灯全部亮起来了,所有的一起都染上了静谧的色彩。




什么东西?







艾米丽觉得后颈有东西戳着痛,把用手伸到颈子后面摸索。在毛衣帽子后面,艾米丽掏出了一张糖纸。


是艾玛给的那种。



这个小狗逼!


艾米丽笑骂到,品味着那人独有的幼稚。






走几步,脖子后面还有异样,艾米丽熟练地掏出第二张糖纸。



过了几秒,艾米丽又感觉到脖子后的东西。



这孙子,到底塞了多少?



艾米丽一边拿一边念叨,却从帽子里掏出一张粉红色的纸。




上面写到:


“天使……”



清秀的字迹,艾米丽认出来,是艾玛的。



“天使,艾玛喜欢你”





!!!








“做我女朋友吧”